梦想成为通才的渣,样样皆知,样样不通的小透明一只。

离巢之鸟

冷cp产粮好少QAQ  实在没办法了自己上 文笔确实烂忍一忍哈

#安生个人视角#
#BE预警 是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BE了

安生讨厌那个姓苏的,从一开始就讨厌。但没办法,七月喜欢他,特喜欢的那种。每次七月一提起他,眼睛就亮的吓人,像是瞬间就装了整个星河的那种亮。

安生都快讨厌死苏家明这三个字了。她自小野惯了,二话不说,立马就跑去见是什么样的混小子迷到了她的女孩。

只远远看了一眼就失望透了——一个纯正书呆子,长得顶多算清秀。一看就一副怂样。他能保护好她的女孩?呵。

但这是她喜欢的人,不能叫这混小子欺负她了去。安生特随意往他面前一站,却见他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。'和她的眼睛一样的亮',她的心中微微一动,涌上来更多的却是轻蔑。

这混小子见到七月得迷成什么样啊?在安生的心里七月比自己好一百倍。好看,温柔,还善解人意。世上哪找那么好的姑娘去?

他们果然成了。安生很早就明白,七月是不可能回应她的。既然如此,不如早早停止奢望,祝她幸福。可让她失望透顶的是,那个混小子答应了七月却喜欢着她。

他俩开始约会。已经记不清是因为自己担心傻七月被骗还是因为七月非得叫她壮胆,莫名其妙地就开始频繁地三个人一起出去玩。她看着七月那么开心,酸涩涌上鼻腔。惯性遮掩然后落荒而逃。混小子却追过来表起了白,当时她气得想打断他几根肋骨,最终却忍了下来。那样的话七月该多心疼啊,她把他当成个宝!一想到这里,她心脏都要气炸,他凭什么!最后还收了那枚玉佩。这该是七月的,就当是七月送她了。

安生一直不明白七月是怎么知道那场告白的。只知道她渐渐和她保持了距离。尽管隐约知道在她心里或许她的地位远不及他,确认后还是觉得难过。认清这个事实的那天,安生躲在自己的出租房的床垫上哭了一晚。当年她和生母断绝关系时毫无感觉,就像是做了一次大清扫。累吗?当然,可是不会时时回忆起来。那时,她无知地以为自己根本不惧分离,原来只是不是那个人而已。

再纠缠也只会被更加疏远吧。这么想着,安生和七月说,她要像以前说的那样,出去闯荡了。坐在火车上,她抱着一丝幻想,喊着:“你希望我留下,我就留下!”可是她什么也没听到。她说了还是没说呢?眼前已经模糊一片,什么也看不见,什么也不想看见了。她摩挲着那枚玉佩,已经戴了很久,摸起来温温凉凉,像是七月的手。

外面的世界并不是年少的她们想的那么美好,尤其对于她这样没什么一技之长的人来说。流浪的日子很难过,好几次她差点死在外面,却拒绝和七月说。就算她已经离乡千里,她和七月的关系没像想象的那样好起来。四处流浪的她也没有地址可以给七月,知道她不会回复反而使她大胆起来。她忍不住一次次在信的最后写上“问候家明”。自己都不清楚是为了知道他对她好不好,还是在暗示他不是那么值得她喜欢的人。

在漫长的路上,她已经渐渐失去了侃天侃地的热情,连带着仿佛失去了年少的自己。每一天都只是随便地走着,随便地打工,随便地活着。

七月,我好累。我想回家了,我可以回家了吗?安生蜷在冰冷的街角,紧紧地握着那枚玉佩,失去了意识。

他们三个人的爱情搅乱了一切。她已经永远地飞离了巢,她会知道吗?

评论(2)

热度(7)